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奸污警花
奸污警花

奸污警花

吳爽銀躺在床上,抽著煙,一根接著一根,他不敢睡,怕在睡夢中被逮住,惟有通過抽煙來提神。他很后悔,為什么剛才要叫小姐,但是逃亡大半年沒有碰過女人,使他無法在抑制住自己的欲望。


  但就因為這樣,發生了點小的意外,他在意的倒不是那個小姐,而是在走廊上遇到的那個陌生男人,從直覺上,他感到那個男人身上所散發出危險的信息,而這個念頭一直縈繞在他腦海里,揮之不去。


  其實吳爽銀知道,他是無論如何逃不掉的,搶劫,強奸殺人,他犯得罪夠槍斃100次,為了抓他,動用的警察超過3萬人,從四川一直到上海,外面已經布下天羅地網,他遲早要被抓住,但逃一天是一天,越是絕望就越激起他求生的欲望,所以他來到上海碰運氣,如果運氣好或許能偷渡到境外。


  抱著一種豁出去的心態,吳爽銀對追捕他的警察下手絕不容情,在四川他就殺掉了9個警察,特別是最后一個,還是個年輕的女警,想起她臨死前疏離的眼神,一切好象就發生在昨天。


  吳爽銀把匕首從那個警察身上拔出來,擦干凈上面的血跡。第八個了,加上被他打昏倒在地上的那個女警,正好九個,追捕他的警察小分隊自此全軍覆沒。


  望著倒在地上還處昏迷之中的女警察,吳爽銀不由冷笑了一下,這幫警察真是太輕敵了,以為人多就可以抓到他,沒想到被他略施小計就分散開來,并逐一擊破。


  他們失敗的原因就是太相信先進的通信設備,比如手機,在這個重山峻嶺的地方,更本沒有信號,有手機等于沒有,還有太相信槍,認為槍一定比刀厲害,其實不然,在黑暗之中,伸手不見五指,刀比槍更有殺傷力,他就用手中這把小匕首在一個晚上一連干掉5名警察。


  吳爽銀草草把那名死去的警察埋掉后,抱起那名女警回到他的藏身之處,一個懸崖下的小山洞,辛苦了那么多天,該他好好享受一番了。


  沈婷漸漸在昏迷中醒來,她睜開眼睛,「這是什么地方?」看看身上,衣服還穿得好好的,她望了望頭頂,看情形好象是個山洞,「我怎么會在這里。」她努力找尋自己的記憶,對了,她是被那個叫吳爽銀的悍匪打昏的,當時她正和同事并是戀人的周進在追捕他。


  他們進山已經三天了,不僅沒有抓到他,連一起來的同伴都失去了聯系,當時真不該分頭行動的,沈婷不知道,她的同伴早被吳爽銀干掉了,她和周進是最后兩個。


  終于在黃昏時分,他們追蹤到吳爽銀的蹤跡,可是他非常的狡猾,雖然和他們近在咫尺,但穿梭在樹林之間,他們的槍始終打不中他,漸漸的他們的子彈打光了,而這個時候,吳爽銀終于開始反擊了。


  肉搏戰開始了,沈婷對于周進的近身搏擊是非常自信的,周進曾經是警校的自由搏擊冠軍,但是警察中最厲害的搏擊高手比起特種部隊最厲害的搏擊高手還是相形見絀的,沒有幾下,周進就連遭吳爽銀的重拳。


  沈婷急得要哭出來,她很想出去幫忙,但是搏擊不是她所長,上去只能成為吳爽銀的攻擊目標,反而要周進照顧她,所以她只能在旁邊看著。


  「婷婷,快走。」周進知道自己不是吳爽銀的對手,支持不了多久,此刻他想到的是沈婷的安危,只要她沒事情,就算自己死也沒關系。


  「小進。」


  「婷婷快走,快走。」周進一把抱住吳爽銀的腰,朝沈婷叫道。


  「你們誰都走不了。」


  吳爽銀用匕首割掉了周進的十根手指,掙開了他的手,朝沈婷奔過來,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就被吳爽銀擊中后腦,在她倒地的一瞬間,沈婷似乎看到周進眼中流露出的絕望的眼神。


  沈婷搖了搖頭,不敢再往下想,她知道周進是兇多及少了。


  「小進,小進。」沈婷輕輕抽噎起來。


  「警察小姐,在擔心你男朋友之前,先擔心一下自己吧!」不知什么時候吳爽銀站在她的面前。


  沈婷一聽到這個聲音,全身的神經都緊蹦起來,恐懼好象占據了她的每個細胞,每個毛孔。她抬起頭望著吳爽銀陰沉的臉,她想哭,卻發現自己已經嚇的哭不出來了。


  吳爽銀慢慢走向沈婷,而沈婷則向后退,直到背頂著山洞的墻壁,已經退無可退。


  「漂亮的小姐你逃不掉的。」


  「不,不要……不要……」沈婷搖著頭,美麗的臉龐雪白雪白,沒有一點血色,全身發抖著,沈婷知道她面對的將是什么樣的命運,「不要,不要……」沈婷躺在冰涼的地上,一動不動,身上的警服被撕得破破爛爛,幾乎不能遮體,而她雪白的身體上布滿了淤痕,烏青,還有牙印,觸目驚心,看來是經過了長時間的虐待。


  只見沈婷她的雙腿趴開著,陰部強烈的灼痛是她無法合攏,本來覆蓋在陰部的油光黑亮的陰毛被扯掉不少,兩片大陰唇向外翻開,而在幾個小時前,它們是閉合的那么緊密。


  陰道口已經撕裂,鮮紅的血混合著白濁的精液正緩緩向外流著。


  任誰瞧著這般凄慘的景象都會不忍心再看下去,但它得始作俑者吳爽銀卻坐在不遠處,一邊狼吞虎咽吃著東西,一邊得意地看著自己的「杰作」。


  這個女人真他媽該死,她和她的同伴幾乎把他逼上絕路,差點要了他的命。


  不過現在他不僅干掉了她的八個同伴,還將她生擒,不好好的將她玩弄折磨一翻,怎么出得了自己心中的一口惡氣,所以不管采取什么手段,他都不覺得過分。


  剛才在強奸她的時候,當他正把她撲倒在地,撕扯她的衣服時,這個女人竟敢抓破他的臉,吳爽銀當即給了她兩個耳光,他對女人從來都不心軟。


  不過這個女人還真是漂亮,不僅臉蛋很精致,身材也很不錯,皮膚雪白而光滑,那對乳房秀挺而飽滿,乳頭粉紅小巧,他一看就愛不釋手,剛才在干她的時候,他的手一直在玩弄那對乳房,幾乎要把她捏爆了。


  而最重要的,吳爽銀沒想到沈婷還是處女,當他的陰莖插進陰道是,他感覺很緊,前面有什么東西在阻礙著他,是,是處女膜,對,沒錯,是處女膜,怪不得這么緊,原來還是處女。但沈婷是處女的事實并沒有阻止吳爽銀企圖虐待她的舉動。


  他用力向前一挺,碩大的龜頭刺破處女膜,直插進緊澀的陰道深處。


  「啊……」沈婷慘叫一聲,整個人幾乎要跳了起來,下身的巨痛使她眼前一黑,幾乎要昏過去。


  她雙手抵在吳爽銀的胸前,使勁地要把他推開,但她抵不過他的力氣,被牢牢壓在下面。


  吳爽銀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意思,不斷挺擺著自己的屁股,使自己的陰莖一次一次深入沈婷柔嫩的陰道。雖然陰道里面還有些干,不夠潤滑,但在溫熱的肉壁緊緊包裹下,吳爽銀舒服地幾乎要射出來。


  在抽插了十幾下后,他終于射了抽來,但他并沒有把陰莖退出來,剛才只是前奏,時間多的是,他要好好玩弄這個美麗的女警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