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大奶周姐
大奶周姐

大奶周姐

一天下午,我開車來到勞務市場,寫了一個合約。就說是照顧繼母。要年齡40以下。


  回家的路上到藥店買了100塊錢的開塞露,才知道100塊能買這么多,抱著開塞露回到家沙發都沒坐熱勞務市場給我打電話說是有20多個人要這個工作。


  當我回到勞務市場的時候發現這20多人都差不多。一看就是那種經常干老媽子的中年婦女。畢竟我醉翁之意不在酒么,我給了工作人員100塊問他有沒有別的。錢到了辦事就是給力。不到10分鐘又進來5個。這明顯跟前面比就不是一個層次了么。我仔仔細細的大量這新進來的幾個。發現有個女人真的不像是老媽子。皮膚白皙。還帶著一個無框眼鏡到處都透露著那種知性美,就是成熟女人身上的那種味道,給人感覺像安吉麗娜朱莉一樣,穩重,知性又不失野性。往下看的時候發現胸前墊著的像是布一樣的反正就是鼓鼓囊囊的。


  下定決心就是你了「你留下剩下的可以走了。」唉聲嘆氣中屋子里面的人都出去了。「你叫什么?」「周楚楠」「名字不錯。你是哪的人?」「延吉人」早就知道延吉出美女。沒想到還能讓我碰上!「為什么做保姆?」「家里面沒錢。


  孩子的父親死了。」「你孩子多大?」「2個月」終于明白為什么她胸前鼓鼓囊囊的了。撿到寶了。哈哈……「你孩子在哪里?」「延吉娘家」「你認為一個月工資多少合適?」「包吃包住1000左右就可以了。」「好。我包你吃包你住一個月給你3000,你現在就可以和我走了。」「真的?」「真的。走吧」簽了份勞務合同把她帶到我的輝騰上。「你現在住在哪?」「一個老鄉家里。」「帶我去,那你行李拿走。」一來二去到家都6點多了。她好像頭一次進別墅。進來之后嘴就沒合上過。


  我帶她到之前就選定的房間「你就住這了,收拾一下行李一會到客廳找我。」「好的,少爺。」「少爺?」有點不適應這個稱呼。「也不是舊社會。你就叫我允就好了。」「好的,允少爺」「……」懶得再糾正。


  在樓下為了犒勞自己找到了好奴隸倒了杯布里翁古堡1998年的Haunt- Brion這可是多年的珍藏啊……過了7,8分鐘她從樓上下來了。「周姐」「少爺我都該干什么啊?」「你從明天起就是收拾收拾這個房子的衛生,還有我的繼母和一日三餐。走吧帶你認識認識屋。」一圈轉下來和她說了一些注意事項「還有最重要的就是地下室千萬不能進去,要是讓我知道你這個保姆也就別干了。」「知道了少爺。」「身份證給我吧。」「好的少爺。」慢慢的我熟悉了這個叫法。感覺這個稱呼從這么有知性美的女人嘴里叫出來要比她叫主人什么的還要讓我有沖動的感覺。「好了,從明天開始你就開始工作吧。」「好的少爺。」「早點睡覺,明天早點起來給我繼母喂飯」「知道了少爺。」我轉身走向自己的房間。打開我的電腦。轉到監視頻道。之所以讓她住那個屋是有原因的,里面有不少的東西都有加料的。「嘿嘿……來吧讓我看看能噴奶的大奶子。」我選她也是因為孩子剛斷奶,而她奶水自然會流不凈。胸部鼓鼓囊囊估計是怕弄臟了奶罩。


  嘿嘿。這么長時間沒讓你換布。估計早就濕透了吧。我邪惡的笑著。果然周姐進屋之后直接進到了廁所。脫下了外衣解開胸罩,露出兩塊濕噠噠的布。看到這嘴角勾起了一抹淺笑。拉近鏡頭發現不只布濕了胸罩上也有奶水。估計再挺一會非得把外衣弄濕不可。可能是因為已經哺乳的緣故周姐的奶頭是棕色的而且非常的大,能有我大手指前指節那么大。豐滿的大奶子可能是因為里面全是奶水的原因感覺異常的大。奇怪穿衣服的時間只是感覺大。現在一脫衣服感覺真不是蓋的。


  我一只手能不能掌控都是一回事。她開始對著洗手盆擠奶了。看著她紅紅的臉用力的擠著那對大奶子而且還噴出一股股的奶水,對視覺的沖擊力實在是太大了。


  強忍著打手槍的沖動繼續看了下去。發現周姐的奶子真不是一般的軟每次擠下去感覺她整個手都陷了下去。這一幕貌似只有日本的動畫里面才有的鏡頭居然出現在了我眼前!我下面的小兄弟漲的都開始疼了。看著奶水就那么噴向洗手盆心里暗嘆了一句「真是暴殄天物啊……」關上電腦。估計再看我就要過去強奸她了。


  又倒了半杯波爾多紅酒。一口氣喝了下去壓住內心熊熊的欲火。這過萬的紅酒就這么讓我牛飲了。自嘲的笑了一聲。內心出現了一個極其邪惡的想法——迷奸找到了上次用的乙醚。又找了個加濕器。把剩下的乙醚直接倒進去大半瓶。又找到了迷藥。熬啊熬終于到了午夜。


  把加濕器對準門縫開始噴!嘿嘿……耐住性子等了半小時。一擰門居然鎖上了。這女人不知道這是誰的淫窩么?直接打開門。一股濃烈的乙醚味道差點讓自己也著了道。打開窗戶。又把準備好的迷藥給她灌了下去。


  迷奸——開始!


  我翻開被脫下了周嬸的衣服。把頭埋在那深深的乳溝中。盡情的呼吸那奶香,含住了一個大奶頭使勁的舔舐。兩個手按住一個大奶子。媽的真不是一般的軟啊。


  手都陷下去了。咬住乳頭使勁的一吸!頓時滿嘴的奶水。有腥味。略酸帶微甜熱熱的。感覺真的太刺激了。估計周姐是沒怎么洗這對大奶子還有點咸。這對大奶子讓我真是愛不釋手。我起身坐在周姐小腹上手按住周姐的兩個大奶子我那早已經漲到最大的小兄弟終于上場了。把小兄弟放進乳溝里一夾。頓時一種柔軟從下身直傳到脊椎骨。我吐了口口水。然后開始抽插。真的太軟了。在周姐身上我深深的體會到了乳交的樂趣。我把周姐頭板起來。嘴掰開。這樣每次前沖都會沖進她那小嘴里。兩片厚厚的嘴唇。真的太性感了。丁香小舌。讓人欲罷不能啊……想著還有下面還有下面。但是小弟弟就是離不開這大奶子這小嘴。熱熱的小嘴實在是太舒服了。真不知道如果周姐主動幫我會是什么樣。雙手使勁一擠奶水又出來了。成了最好的潤滑劑。這已經不是母狗了……這是奶牛……滿屋的奶香讓我陶醉了。終于我下定決心離開了周姐的大奶子。看到了周姐的玉洞居然一點毛都沒有而且已經流水潺潺了。哈哈估計做什么春夢呢。既然你都夢到了我就給你吧。我伸出舌頭使勁的舔舐著。吸允這陰蒂。親咬著、又含住兩片厚實的大陰唇,把舌頭使勁伸進桃花源里面。周姐全身的肉都是軟的。我開始嫉妒她死去的丈夫了。天天喝這樣的美人做愛早死也值得了。我挺起下身堅挺插了進去。發現周姐里面九曲十八彎的。這是名器啊。而且還會一吸一吸一壓一壓的。我知道這都是周姐自己的本能反映。我撲了上去。挺不住了……死命的抽插著。這一宿憋死我了。盡情的放縱著。下下直頂子宮。胸前緊壓這兩團棉花一樣的巨乳。嘴里咬著周姐的小舌頭。下身野蠻的抽插著。受不了啦。立刻拔了出來。射在了周姐的胸前。居然讓我這么早就繳槍了。真的太銷魂了。我混合著周姐自己的奶水和我的精液。然后全部喂她喝了下去。結束了戰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