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港姐楊思琦
港姐楊思琦

港姐楊思琦

深夜二時二十分,香港某一舊式公共屋村。


  小狼疲乏地走出友人代維在屋村的家,不過他相當高興,因為剛剛的「比賽」他贏了代維。「比賽」什么?原來是要令代維的女朋友性高潮,最多為之贏,結果小狼出盡九牛二虎之力贏了,獎品是代維偷空研制的催情藥水。


  代維不滿地把獎品交給小狼,同時對他說:「這藥是特別用來涂在女性的私處,藥性因人而異,但都會挑起女性性欲。」說罷,又蠱惑地笑:「下次我一定要贏你,不過『比賽道具』就要你的鄭寶玲或詩姐姐呀!」二人互相奸笑后,代維便關上門,說要好好調教自己女友;小狼準備走下樓梯時,才想起自己忘了小巴站在哪里,正想回頭返去代維家,前面來了兩位女子。


  兩個人不論年齡、樣貌、身材都差天共地;一個看來很年輕,另一個起碼是中年;一個樣子甜美,另一個樣子嚴肅;一個身材短小但標致,另一個卻毫無身材可言……二人惟一共通點是,她們應該喝了不少酒。


  小狼上前問路,那中年女人即時擋在年輕女子前,小狼裝出恭敬的模樣問小巴站該往哪里走,年輕女子把頭探出,以甜甜的笑容回答:「唔……你……走到下面……穿過小公園……轉過街口就有……」說完,中年女人催促少女進入家中。


  小狼繼續他的路程,那老的不值一提,倒是那少女的笑容卻給他相當的記憶,總覺得在哪里見過她,聽過她的聲音……可惜自己太過累,想不起來,他便決定在已在視線范圍內的7-11買罐咖啡喝。


  付了錢,開了罐,便在店內一邊渡步,一邊把咖啡灌下,眼尾瞄到雜志架上的雜志,即時停下了動作,雜志上的相片與記憶重疊,給小狼不少驚喜;他精神一振,那女的原來是今年的香港小姐冠軍楊思琦!


  早聽過花邊新聞,楊思琦當選后還是住在屋村中,小狼沒想到是真的;他想再一睹港姐的容貌,便隨手把咖啡罐往后拋,也聽不見7-11店員的咒罵,即往目的地跑。


  剛見到那個中年女人步出單位,里面的楊思琦說聲:「褓姆再見。」中年女人便揮揮手,朝小狼那里走,倒算小狼機警,他即時走上一層,確定中年女人已經離開,他才走到楊思琦家門前。


  楊思琦并沒有關上鐵閘,確認沒有人注意他,小狼嘗試打開木門,舊式公屋的門鎖,他不費吹灰之力便扭開了。他開了一條隙縫,看見楊思琦的身影,她正雙手捧著用來解酒的熱茶,因為之前領獎的晚宴中喝了不少酒,臉頰紅紅的;在外面窺看的小狼,只覺得楊思琦比上鏡更加美:「如果能夠干干這樣的美人就……」不過一秒鐘,小狼邪惡地笑,決定把內心所想付諸實行。


  屋中擺設簡而不陋,十分配合楊思琦的個性;小狼見屋中并沒有其他人,楊思琦也步入了房間,機會來了,便進入屋內,剛好楊思琦從房中走出,二人打個照面。


  「你是……」


  驚覺有危險的楊思琦,雖然因酒精作祟令她反應緩慢,還是本能地叫救命,并企圖沖進房間,把自己反鎖,可是小狼的反應更快,一手捉住了楊思琦的緊身褲褲頭;「哇」的一聲,楊思琦失重心跌在地上,但她還一邊求救,一邊在地上掙扎爬行,這樣反而幫了小狼一大忙,她的內褲和緊身褲都被扯下至大腿。


  楊思琦發覺自己下身暴露於人前,驚惶地扭身掙扎,又用手想把褲子抽上,小狼卻不讓她得逞,除了繼續與楊思琦角力,另一只手已把贏回來的催情藥瓶握在手中。


  小狼二話不說就把藥水伸往楊思琦私處,楊思琦大叫,雙手捉住小狼的手,防止他的不軌企圖,可是催情藥水早已灑出,灑在楊思琦大腿上,流下至她兩腿內側,還有不少滲進了陰道。


  「啊……」楊思琦即感到下體一陣騷癢,停止了反抗;一陣又一陣難以形容的刺激從這里傳開,楊思琦伏在地上,辛苦地緊握拳頭,屁股竟不其然抬起,羅浪看出楊思琦的腰微微扭動,高興地贊嘆代維的藥水威力。


  小狼把楊思琦抱起,放在沙發上,又扯去楊思琦褲子上面的布條皮帶,把她雙手綁在沙發上的燈架,再來把她礙事的內、外褲脫去;小狼滿意地吹了一聲口哨。相反,任人擺布的楊思琦除了以她甜美的嗓子,微弱地叫「不好」外,已經什么也不能做,甚至連大腿也不聽話地張開,無法合上。


  看見楊思琦下體都是催情藥水和她陰道分泌的密汁,坐在楊思琦面前的茶幾上、在她兩腿中間的小狼已用其中一只手的手指在她大腿內側的嫩肉和濕漉漉的陰唇上打圈挑逗。


  楊思琦受不住,叫道:「啊啊……你想……啊……干什么……」「干什么?當然想強奸你!」說罷,另一手已抽起楊思琦上衣,雖然她只有33吋上圍,但她人較細小,反而更吸引男人性欲;隔著胸圍,已見楊思琦受催情藥影響,乳房已挺挺,乳頭凸起。小狼一手隔著楊思琦胸圍在搓揉她乳房,另一手還在撫弄她陰部,在說:「呵呵!有反應了嗎?」楊思琦沒有答,只是雙眼半合,不停喘氣;小狼解開楊思琦胸圍胸前的扣針,兩個軟軟的布罩分別溜落至她左右腋下,繼而罩著她彈起的乳房,是小狼的口和手;他用舌頭在楊思琦一邊乳房輕輕地舔,另一邊則用手大幅度地搓,楊思琦的乳房十分富彈力,使小狼愛不釋手;他每一下動作,都刺激著楊思琦的神經,使她得向性欲妥協。


  「啊啊……」


  催情發作楊思琦已興奮得很,只是羞恥心未使她淫叫出口,但小狼已清楚知道楊思琦淫亂的性需要,不但她的陰部不停流著分泌,也小狼感到自己下體已有所訴求,便站起身,把所有障礙脫去;看見面前的男人脹脹的陽具,楊思琦叫了一聲「不」,小狼已站在沙發上,「弟弟」已伸入楊思琦小嘴中。


  「嗯……嗯……」小狼抽住楊思琦的頭發,不斷前后動腰,享受楊思琦為他口交中帶來快感。


  楊思琦已沒法拒絕,但她的小嘴巴實在容不下小狼的巨物,她的嘴唇和舌頭,充份地刺激著小狼下體,小狼透透氣,一爆發,白色的精液射得楊思琦滿臉皆是。


  小狼的性器尚有一絲精液,他握著自己半軟化的陽具,命令楊思琦:「快替我把它舔乾凈!」未經人事的楊思琦已被小狼剛才的射精嚇得失神,雖感到羞愧,但舌頭已不聽話的伸向小狼的龜頭,「嗯」的一聲,她的舌頭已不停在舔。


  小狼不斷指示楊思琦動作,整枝肉棒,以及睪丸,都是自己的精液和楊思琦的口水,不消一刻,小狼的陽具已被楊思琦舔得再次勃起來,而小狼也當然不會只要當今港姐冠軍為他口交而滿足。


  小狼從沙發上走下來,把楊思琦掛在燈架上的玉手放開,然后使她跪在地上,上身則伏在茶幾上,楊思琦雙腳仍是張開,默默地等待小狼下一步動作;小狼便走到她后面,熾熱的陽具碰到她濕淋淋的陰唇,楊思琦本能地喘氣,羅浪用他的「弟弟」往楊思琦陰唇磨,楊思琦更「啊呀……」聲作響。


  「想我狠狠插你嗎?」小狼問。


  「啊……想……」楊思琦羞澀地答。


  小狼加快摩擦速度,說:「大聲一點,我聽不到。」楊思琦即時抬頭大叫:「我想你狠狠插我!啊!」二話不說,小狼應美人要求,把自己的陽具抽送進楊思琦窄窄的陰道內,楊思琦受重重的刺激,雙手抓緊茶幾,放聲淫叫;雖然楊思琦非常濕潤,但小狼還是緊握楊思琦的屁股借力,在這種「推車」的體位中,使陽具得以深深地在她緊緊的陰道內推進。


  「啊啊啊啊……啊……」


  替楊思琦開了苞,小狼還想一次過滿足手感,便快速地改變體位,他把迷迷糊糊的楊思琦拉起,自己坐在沙發上,而楊思琦則坐在他大腿,肉棒還是插在她陰道,楊思琦自動自覺地上下擺動身體,小狼雙手已不停抓摸楊思琦搖晃的奶奶。


  「好舒服……啊啊啊……好High……啊……啊……」小狼的陽具多次頂到楊思琦陰道盡頭,使她興奮得亂叫,完全忘了自己身份,合上雙眼,面紅紅的,全身放軟,把力量都用來擺動身體,結果小狼也忍不住楊思琦激烈的動作,說:「我要射了!」「射進我子宮內吧!啊啊……射『死』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狼精液不斷向上噴,楊思琦身體也不停打震,精液灌滿了楊思琦的子宮之后,還是有不少精液流出來;高潮過后,楊思琦虛脫的昏了過來,倒在小狼懷中……接著兩三日,多張報紙娛樂版都以「出爐港姐楊思琦病倒在家,未能出席領獎」為大標題,又過了兩日,以「楊思琦病癒出現Ball場更顯成熟美艷」為娛樂頭條,小狼見了都會掩嘴而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