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報仇加強奸
報仇加強奸

報仇加強奸

天空以經暗下來,通往機場的高速公路顯得很冷清,我飛快的向機場別墅區駛去。寒冷的風透過微開的車窗打在我的臉上如刀割,而我的腦里還是在發熱。

  陣陣復仇的火焰在身體里燃燒…

  來到了機場別墅區的外面,胖子和兩個朋友已在等候,我剛停車胖子就急忙和我講了大概情況。原來胖子的親屬在機場別墅區也有一套別墅正好空著,胖子借過來正準備和我們幾個狐朋狗友來一次大聚會,也許是冤家路狹吧,正在這看到那個老家伙。

  “他媽的,今晚搞死他。”想著就要快意恩仇我的臉上露出一陣獰笑…守在別墅群大門的兩個保安看見胖子連問都沒問就放我們進去了,我將車停在老家伙的門前并沒有熄火,隨手打開后備箱,一人一把砍刀分給大家。我拿了一根棒球棍趁著夜色向別墅摸去…一樓里面黑黑的,二樓有微微的光。看來人在二樓,這個別墅區由于離市區很遠,所以住的人不是很多。周圍的幾處都黑著沒有燈光,顯得多少有些恐怖。

  也活該這家伙倒霉一樓衛生間的換氣窗竟開著,我的朋友武警出身毫不費力的鉆了進去。打開大門我們也尾隨著摸到二樓,樓上有兩個房間,最里面的衛生間傳來陣陣水聲。好像有人在洗澡,隔壁的房門半開著露出柔和的燈光,我們四個互相點點頭輕輕推開門走了進去。

  在碩大的床上躲著一個半裸的老頭,正是那個老家伙。好笑的是隨著我們的進入他好像嚇傻了,一張似笑似哭的肥臉半張著嘴定格在那里。胖子他們沖到老家伙面前三把砍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我慢慢地走到他面前冷笑道:“你這個老不死的,躺在這里挺舒服啊!今天老子給你松松骨。”

  “小兄弟,有活好說、我、我有錢、別傷人。”面對從天而降的幾個兇神,老頭的嘴在顫抖。

  我一棍子向他的大腿打去,雖然不是全力,但那個老頭還是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你瞎了狗眼,看看大爺們像缺錢的主嗎?”我生氣的問。

  媽的把我當成打家劫舍的強盜了,這不是我的目的,我要為琪琪出氣。更主要是讓他們分開,而不是讓這個老家伙認為我是一個搶劫的毛賊。

  “兄弟求您別打了,我錯了、我錯了。”老頭哭喊著。

  “你媽的!”我又是一棍子。

  “想招人來啊!這么大聲?”

  其實他喊破嗓子也沒用,外面連個鬼影都沒有,天這么冷那幾個保安也躺在房里不會出來。我只不過想嚇他而以,果然他沒聲了,只是那雙老鼠眼不時在偷看我,一付害怕的狗樣。

  衛生間突然傳來很大的聲響,好像有人打翻了東西,胖子和另外一個朋友快速沖了出去,那個老家伙也朝衛生間方向望了一眼,眼神里好像寫著絕望。

  “老家伙,里面的人是誰?”

  “是、是我干女兒!”老頭的聲音很低。

  “我干你娘,”又一棍子向他身上打去。

  “你媽的你有幾個干女兒?”我恨恨的問。

  “啊!啊別打了。就、就一個啊!”老頭又嚎叫起來。

  “那琪琪是你什么?”我又問他。

  “琪琪也是,也、你怎么知道?”老頭有些疑惑。

  “干你媽!”又一棍子下去了,這次出手很重都能聽到根子和骨頭撞擊的咔嚓聲,估計他大腿得骨折了。一聲慘叫,老家伙頭一歪昏了過去。

  旁邊拿刀的朋友有些驚惶的望著我:“老鬼。別玩太大了、別、別鬧出人命啊!”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數。”看見他昏倒我也有些害怕。

  正在說話胖子他倆又拉了一個人進來,我抬頭一看,雙眼頓時一亮。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少有的極品美女,濕漉漉的長發下一張精致的瓜子臉。一雙大眼睛逶出驚恐的眼神,雪白的脖頸,身體被浴巾包裹著。而浴巾跟本包裹不嚴她豐滿的身軀,半露的豐乳上還殘留幾滴水珠顯得嬌嫩無比…好一付美侖美奐的出浴圖。

  對面的女孩看著我色迷迷的眼神在叮著她的胸部急忙向上拉了拉浴巾,結果短小的浴巾擋住了她的酥胸卻又暴露出她修長的大腿,隱隱約約竟能看到她迷人的三角地。幾根頑皮的陰毛露了出來,在勾引我的神經。

  看到事得其反女孩的臉浮現一片紅云,好像女人的害羞戰勝了恐懼…這時昏迷的老頭慢慢醒了過來,聲音低沉的說:“求求幾位了,你們放過小梅吧!有什么事找我,找我好了!”

  看到他醒來我的膽子又大了起來,我又象征性地揮了一下手中的木棍罵道:

  “你個老不死的,是不是想讓我一下打死你?快說這個小梅和你是什么關系?”

  “她、她是我的女人。”

  “那琪琪昵?你媽的,你有小梅為什么還睡琪琪?你這個老流氓,我把你閹了。”我從胖子手里拿過砍刀向老頭的小便比劃著。

  “饒命啊!兄弟!饒命啊!”

  小梅有些驚奇的看著老頭:“琪琪是誰?干爸,你不就喜歡我一個人嗎?”

  到底還是孩子,在現在的情況下她還有心情吃醋。

  “快說,小心我閹了你。”我又恐嚇他。

  “我說!”老頭不知是嚇的還是疼的,滿頭流著汗。

  “琪琪是我另外一個女人,比小梅先認識的。可是有了小梅后,我以慢慢疏遠琪琪了。”

  老頭已知道我的出現和琪琪有關。

  “放你媽的狗臭屁,你腳踏兩條船,兩個美女哪個你也不放過。”

  說到美女我不由又看了一眼小梅,她柔弱的嬌軀在輕輕抽泣。

  想一想她和琪琪如此美麗的女人,卻和我面前那跪地求饒的卑劣老頭混在一起,她們美妙的陰道里殘留的是如此丑陋男人的精子…我的頭又發熱了,下腹有股沖動的熱流。- 股好想好想做愛的感受!!!

  我雙眼死盯著老頭:“喂,老不死的給你個選擇。以后不要在和琪琪在一起了,她是我的人。”

  “好,好小兄弟,你放心我馬上和她分手。”老頭答應得很快,臉上堆出一絲苦笑。

  他竟天真的以為我就這點要求,“白癡!”我心里暗罵。

  “還有,老不死的,你睡了我的女人,這筆帳怎么算?”

  老頭愣了愣不知所措的問我:“兄弟你說應該怎辦?”

  “欠錢還錢、欠命還命、欠肉嗎,當然用肉還。”我不懷好意的望著小梅。

  “兄弟、不要啊!放過她吧!”老頭反抗著我的意見!

  “好啊!那就用你的血來還吧!”

  我拿起砍刀對著老頭肥胖的肚子劃去,刀很鋒利,一條長長的傷口馬上凸顯出來,流出鮮紅的血。老頭又有些嚇暈了,心中想保護小梅的想法也被自己身體流出的血沖得一干二凈。

  他求助地望著小梅:“小梅幫幫我,救救我啊!你看這兄弟長相多漂亮,多英俊。”

  “我靠!為了保命他竟拉起了皮條。”

  小梅不相信的望著他,眼里充滿淚水。老頭不敢對視小梅的目光,有些慚愧的低下頭。

  “你們、你們都是畜生。”小梅哭喊著!

  胖子他們識趣的把老頭拖了出去,房里只剩下有些手足無措的我和低頭哭泣的小梅。

  她背對著我在思考什么,我則坐在床頭看著她的性感后背。有沖動的想法卻不敢實施,她好像是受到傷害的女神。離我這么近,雖可望卻又那么不可及。

  我正胡亂思考著,她突然轉過身來。臉上已沒有淚,堅定的臉龐像是一個要去英勇就義的戰士。果敢的望著我。

  “你還在等什么?不就是想和我睡覺嗎,來呀!”

  這個小妮子竟然和我叫囂!可面對她我偏偏又失去了對付老家伙時的勇氣。

  “你、你別逼我、我、我……”

  我正心虛的想向她發狠時,小梅的一雙熱唇卻迎了上來堵住了我的嘴。

  我有些暈了,主動的我反而成了被動。剛和小梅在接唇相吻,她身上的浴巾便滑落下來。完美無暇的軀體展現在我的面前,在我還沒完全適應她以投入到我的懷抱。

  上半身的大腦在提醒我不要沖動,可是下半身卻由不得我來控制早就抬頭挺起了。沒有語言,一切都是原始般的赤裸裸,甚至,這是我第一次沒有前奏的作愛。我瘋狂的脫光自己,瘋狂的抽入小梅的陰道。里面很澀、干干的、使我的龜頭感到疼痛。隨著我的進入,小梅的眉頭緊緊皺在一起,雙眼痛苦的閉著。

  從她的眼角流下一行清淚,滑落在蒼白的臉頰、好像一落難到人間的仙子。

  而此時的我以完全被性欲所掌控,被下半身控制的大腦已忘記憐香惜玉。

  由于干澀的陰道摩擦,使我的陽物變得異常堅挺、粗大。我開始加快動做,根根到底。小梅的陰道也有了少許濕滑,我雙手使勁抓著她的雙乳,而跨下的陽物向重錘一樣在小梅的陰道里沖擊。

  不知是興奮還是痛苦,小梅的臉在扭曲變形。隨著快速的沖擊,我的腦海也在不斷變幻。一會兒身下的小梅變成了琪琪,一會又變回小梅…而我好像變成了那個老家伙,小梅和琪琪在老頭的陽物下嬌聲連連,呻呤不斷…我感到一股莫明的興奮,陽物又堅挺了許多。我更加賣力的沖擊,房間里充斥著肉體撞擊的聲音。小梅的陰道濕潤無比了,可她還是緊閉雙眉一聲不哼!

  我不知該和她說些什么,安慰?調戲?我不知哪個更確切些!索性我也一言不發,繼續沉默地做著“強奸”工作…終于我在沉默中爆發了,一股熱流從后背竄起,我拔出陽具對準小梅的小腹射去…白花混淆的精子散落到小梅的腹部,她一言不發只是默默地用浴巾擦干凈自己的身體。用的力很重、很重、就好像她身體上布滿罪惡…我渾身的激情也像射出的精子一掃而光,感覺有些狼狽地穿好衣服,我低著頭像犯錯的孩子。有些膽卻地看著被我傷害過的小梅我忍不住開口了:“小梅、那、那我走了?”

  她無語,只是抬頭看著我。

  “好可怕的眼神!”我倒吸一口冷氣,她的眼神是空洞的,無恨、無愛、甚至無欲、無望…在她面前我更像是空氣!!!

  我更心虛的問了一句:“你、你會恨我嗎?”

  她終于開口了:“我不會、我只恨我自己、我為什么是個女人、被你們男人玩弄的女人…”

  看著她欲哭無淚的表情,我無法回答。

  像個逃兵我灰溜溜的逃離機場別墅,大仇得報又上了一個美女,按理我應該開心才對。可是我心里卻很不高興,有種負債的感覺。欠誰的?小梅?

  或是那個色老頭?難到是我自己?我不清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