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我在老師宿舍里的第一次
我在老師宿舍里的第一次
我的第一次是在16歲,對象是我們班里一半的女生都喜歡的語文老師。


  那一次的經歷是在他的學校宿舍里,周末的夜,學校放假,老師們的宿舍里也剩他一個人,我悄悄的走進他的宿舍。天蒙蒙黑著,屋內點著盞小臺燈。我們閑聊著, 他知道我為什么今晚來,我也知道我為什么要來。


  在此之前,他已經暗示過我很多次,我們沒有人提出,總在繞著話題,談著 其他無關緊要的事情。他做在桌子邊,我坐在他對面的床上,終於我們沒有了話 題,靜默了很久。


  我站起身,開始在他的屋中閑逛,這是我第一次來,屋子很小,從這邊到那 邊幾步就走完了,他長長的伸出出胳膊,抓住我,停止了我在他屋中的晃動,他 拉進我在他的胸前,歪著頭,非常調侃的微笑著看我。我發誓當時我是憎恨他的 目光的,他彷佛在取笑我,在貶低我。於是我掙開他,走開,坐在床上,不再看 他。


  我當時心理很煩,其實我并不想失去第一次,但當時我是那么依戀他,我感 到如果我不給他,我將會失去他。


  他再度拉起我,拉我在他的胸前,開始俯下頭來吻我,我機械的回應著,沒 有一絲的感覺。他開始脫我的衣服,他觸到我的腰,我顫抖了一下。我裸露在他 的眼前,剩下乳罩和褲子。他認真的研究我的乳房,我想這也是他第一次看女人 的裸體,他不知如何解開乳罩,我也不想幫他,密密的汗水浮上他的鼻尖,我在 心里開始鄙視他。


  他終於不耐煩了,粗魯的推上我的乳罩,我感到冷風吹著我的胸口。他是那 么迫不及待的雙手開始捏搓我的乳,我感到乳房開始漲了起來,他開始捏我小小 的頭,低下頭,我看到粉紅的乳頭從藏著的乳房中慢慢的伸長出來,像個小小的 刺挺立在那里。他的呼吸開始急促,我感到他塵根的挺起,頂在我的肚子上,而 我依然沒有太大的反應。


  他開始解我的皮帶、我牛仔褲的扣子、拉鏈,他用力的將我的褲子從我的臀 部拽下去,我的褲子停在膝蓋上,他的手全部覆蓋到我下面凸起的三角洲,并摩 搓著,我感到下面開始發熱,我開始更加的* 近他的身體,我閉上眼睛,不再看 他,不再看我。


  他更加認真的吻我,他的唾液順著他的舌頭傳來,他的舌頭侵占著我的嘴, 他從沒有像現在這樣的吻我,我幾乎無法呼吸,我想退開點空間,他卻更加有力 的將我全部攬在他的胸前,我們之間不能再插入一根針。他的手在我的背部有力 的撫摸著,停在腰部,然后是臀部,他雙手大大的托起我的屁股蛋,并揉著。我 在他的懷中扭動,我的乳房、肚子在他的衣服上蹭著,已解除莫名其妙的癢。他 從褲衩伸了進去,在我的屁股溝上撫摸著,我更加明顯的感到下面的熱,同時有 濕呼呼的感覺,有東西在向外流,像來月經一樣。


  他推開我一點,將手轉到前面,他觸動我的毛,我聽到他的呻吟,他更加努 力的順著我的陰戶向下探的手,但總不能如愿。我在他的挑動下,開始有跳動的 感覺,而他的不得其法更加使我感到難受。


  他終於放棄了努力,向后推著我,我退了兩步,已來到床邊,於是他把我推 倒在床上,然后他壓了上來,一只手繼續撫摸我,一只脫自己的衣服。看到我吊 在脖子上的乳罩,他突然站了起來,在我沒弄明白之前,他從桌上拿起剪刀,喀 嚓一聲剪斷,并豪不客氣的從我身上擼了下來。我瞪大眼睛看他,他的眼充滿了 血色,他的表情是我從沒見過的,兇狠的咬著牙,臉有些歪曲,從背后射過來的 燈影更顯得他的猙獰。


  他已脫下了上衣,大塊的胸肌現了出來,他一直在健身,身體是強壯的。他獰 視著我,我真的這么認為。揪起我的褲衩向下扒著,連同褲子、鞋一同褪到完, 我的一條小腿被他扭到了,我不禁痛出聲音。


  「不許出聲。」他的聲音充滿著獸意。我開始感到害怕,我知道他是怕外面 的人聽到,可他從未如此的聲撕力竭的對我喊過。他麻利的脫下褲子,他的第三 條腿呈現在我的面前,如此的青筋暴露,雄赳赳、氣昂昂的挺立著,前面的頭光 亮著。


  他撲上來,我不由自主的向床的里面縮進去,他拉住我的腳將我拽了出來, 我被動地仰面躺在床上,下意識的用手護住了三點。他撲在我的身上,掰開我的 手,我再放回去,我們像在打架。


  他的力氣很大,他將我的雙手全部拉在我的頭頂,并用一只手抓住, 按在 床上。他的一個膝蓋強行的分開我的雙腿,然后放進另一條腿,并用他的雙腿, 分開我的,然后雙腿壓住我的,他另一只手終於可以毫無障礙的摸我的陰戶。


  他的力氣很大,先是毛,然后向下,順著仍然合著的陰唇,他的手指找到我 的洞口,洞口仍有剛才流下的水,是濕潤和溫暖的。他的手指停留了片刻,又再 向上,分開我的陰唇,我看到他低頭看著我的陰唇,看著唇中間的小核,他開始 捏揉我那里。我不可言狀地感到熱浪自小腹向下蔓延開去,散到大腿,在順著我 的道路返回上來,我感到下面的空虛,可我不明白為什么。我開始感到跳動,我 的腰部開始不受控制的搖擺起來,然后上下挺動著。


  他停止了撫摸,我更加的難受,我掙脫不開他的手、他的腿,我此時也感覺 不到他壓著我給我帶來的疼痛。我開始呻吟,他隨手拿起枕巾塞進我的嘴,於是 剩下「唔唔」聲。


  他沾了沾我的水涂在他的根上,扶正他的根,他的腿從我的上面下來,可此 刻,我想將我的腿伸得更開。他的根對進我的洞口,猶豫著蹭了兩下,他將我的 陰唇更加的向兩邊掰開,然后扶正他的根,對直目標,沒有半刻的停留,他兇狠 的插了進去。


  「唔!!」我被堵著的嘴發出慘裂的叫聲。我的下面彷佛被撐的四處都是, 再不可能合并,我的壁向四處裂開,我扭動著,試圖掙脫,我的雙腿迅速的向中 間回攏起來,然而我能夾住他的腰。


  他看到我的疼痛,沒有繼續行動,讓他的根停在里面。


  「忍一下就過去了。」他厲聲說著,拔出一半,停了一下再挺進去。我仍是 痛著,淚水、汗水全部順著臉流了下來,他再慢慢的抽動了幾下,然后抽出來, 我感到從未有的輕松,然而,他是用手再次挑動我的核,我又感到癢。但幾下, 他再度舉起根捅了進去,仍是向落下深淵般的痛,他不再停留,不再猶豫,開始 不斷的插送、擰繞。他放開我的手,雙手將我的腿推高過頭,他半蹲著從上面將 全部的重量壓在根上,他的頭緊緊的撞在我里面,我的眼前黑了一下,就不知所 在了。


  很快,我又感到疼痛,我清醒了過來,他并沒意識到我的虛弱,仍是用盡所 有的力氣運動著。我的疼痛開始化開,我感到他在我有彈性的壁道里的前后地動 著,前進時,沖擴著管道;后退時,管道收緊。我開始流了,我感到液體順著屁 眼流了下去,我的穴開始顫抖,配合著他的進出,我更高的抬起臀部去迎接他, 他「噗哧、噗哧」撞著我的花心。


  我開始自己搓揉著自己的胸,舒緩胸前的癢。我咕咕的流著,我開始向外噴 了,我更感到他的膨大和有力。


  一股暖流射向我,「啊……」我們都舒了口氣,他無力的趴在我身上。


  次日晨陽光照進來,我經歷了他一夜的索取,他甚至綁住我的腿,使她們分 得更開,他用不同的姿勢進入我,不管我是否已乾或是否有感覺。


  此刻他憨睡著,我渾身火一樣的痛。我看到自己身上的青紫,看到乳房上的 牙齒印,看到床單上的血跡。


  我掙扎的起身、穿衣,逃開他的宿舍。


  晚上在食堂,他風度翩翩的走過來,他溫柔的攬著我。我低下頭,推開他的 手,告訴他,我們沒有第二次。


  可是,到現在我都再未體會過那夜的瘋狂和感受,我甚至懷念著那夜、懷念 他對我所做的一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