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給女老師用的假雞巴和金手指
給女老師用的假雞巴和金手指





這個女人是同城漂流瓶認識的,上面註冊的我所在的城市,但是后面再聊,才知道以前在這生活工作過,后來搬走了,竟然還是在我當年上過的中學做過老師,現在的她,離我現在所在城市差不錯300多公里,但是坐動車也就2個小時。


  身高172,體重最多100,胸圍34B,年齡40,職業是個工程師,離異,暫且叫小欣吧。


  小欣是我泡良這么多年來,遇到最騷的良家,據她說,她是老師,而且是生硬的理科班的老師,她說,我是她第二個男人,2017年6月份我們認識的,她那時候剛離婚一年多。具體細節還等我慢慢道來。


  2017年6月份漂流瓶里撿到了小欣,然后開始慢慢勾搭,要不說熟女就是容易勾搭,離異的熟女更容易。


  漂流瓶之后改為QQ聊天,期間她看了我的照片,對我的相貌和性能力比較滿意。


  她說她前夫特別會操逼,每次都把她弄得酥軟,而且還弄潮吹過,前夫把她調教的特別到位,后來離婚了,自己買的跳蛋和假陽具。


  我們在QQ上聊的特別刺激,她對粗魯的語言一點也不反感,QQ上我就叫她小騷逼,她叫我老公。


  我們都在辦公室用電腦聊天,經常我把她聊的褲濕濕的,期間她發了一些穿內褲和乳罩的照片,也和她裸聊了幾次,長得一般的,但是身材苗條,乳頭又小又軟。


  后來禁不住我的挑逗,決定周六來我的城市,孩子放給自己爸媽看著。
  終於在7月份的一個周六中午,從火車站接到了她,穿了一身紗質長裙,腳下穿的高跟鞋,從后面看就想犯罪,但是看了正臉,比照片顯得年輕一些,長相中等。


  看到了我后,主動跨住我的胳膊,先舌吻一下。


  為了這次見面,我們都準備了一些東西,我準備了遙控跳蛋和假雞巴,她準備了兩套性感的內衣內褲,我個人比較喜歡豹紋,她特意從網上購買了一套(期間讓我看了很多套,我選中了其中一套)。


  見面在咖啡館坐下聊了一會,直奔賓館。


  現在小狼有個愛好,喜歡訂高一點的賓館,然后在落地窗做愛,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操逼,更刺激,呵呵。


  進了賓館關上房門,熱吻一番后,手伸進小欣的裙子里,扒開內褲,里面的小騷逼濕濕的,用手摳了一會,又揉會奶子,讓小欣把裙子脫下來。


  里面內衣內褲確實很性感,內褲類似丁字褲,話不多說,直接先去洗澡間鴛鴦浴。


  在洗的過程我從后面抱著她,揉著她的小奶子,另一只手摳她的騷逼,騷逼里都是水,濕濕的,然后我讓她跪著給我口交。


  熟女就是聽話,看著雞巴在小欣的嘴里進進出出,而且跪著服務,有種帝王的感覺。別說,小欣被前夫哥調教的真好,口交技術是我認識良家中最厲害的一個。


  然后在浴室從后面干小欣,由於下面很濕潤,雞巴一下子就進去了。


  從后面猛烈的干小欣,小欣的叫聲有些嚇人,實在太大了,但是特別堅操,我都用力頂到底了,她還說「老公,使勁」。


  后來知道,熟女不是容易征服的,呵呵。


  期間操她的時候讓她說自己是騷逼,可能真的是良家的緣故,說死就是不說,后來我又使勁干她,又用力打她屁股,都打紫了,純用手打的,才喃喃的低語說自己是騷逼。


  從浴房出來,讓她在衛生間對著鏡子看我干她,瘦人就一點不好,從后面干,實在是太頂了,沒有肉,全是骨頭,弄得我還生疼。


  簡單擦乾身子,讓她站在落地窗面前,面向街道,從后面繼續干她,邊干邊說淫蕩的話刺激她,問她「喜歡被對面樓層的人看被老公操嗎,讓別人看你的大奶子」之類的話。


  前前后后干了半小時,實在太累了,我坐在沙發上,小欣跪著繼續給我口交,裹硬了,自己主動上來,熟女就是技巧厲害,居然會用逼夾雞巴,又大戰了10分鐘,終於要射了,之前和她約過要射她嘴里,然后看她吃掉。


  她說自己是容易懷孕體質,在操逼過程中沒帶套,但是不讓射里面,看著她吃掉滿嘴的精液,一種成就感油然而生。


  折騰到了中午,休息一會,然后我拿出事先準備的無線遙控跳蛋,在小欣的驚呼下,直接插進逼逼里,然后幫她穿上衣服,一起到樓下吃飯。


  在吃飯過程中,看著周圍注意情況,還時不時的摸她的騷逼,感覺著跳蛋的震動,要說這遙控跳蛋確實厲害,難怪小日本一些電影女的難受的都蹲著,小欣也一樣,走路也不敢走,都是邁著小碎步,我從后面玩著遙控跳蛋刺激著她,有時候她都站著邁不開步了,我的下體當時又硬了。


  在吃飯半個多小時內,期間兩個人都偷偷摸摸的撫摸的對方敏感部位。
  吃飯完畢又回到賓館(事先和老婆說出差,所以開的的一天的房間)。脫下小欣的裙子,絲襪都濕透了(由於她穿的丁字褲,所以讓她里面又穿了一件連體絲襪,就怕跳蛋掉出來,那就糗大了)。跳蛋上都是小欣流的白漿,拿出事先準備的假雞巴,又開始玩弄小欣,假雞巴的型號和黑人陽具大小差不多,把小欣弄得嗷嗷叫,在床上來回翻滾。


  最后在假雞巴和金手指作用下,小欣潮噴了,沒有想像中撒尿那樣噴出來,但是也噴了不少,把床單弄得濕濕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