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性愛技巧  »  校長和楊老師
校長和楊老師
回頭看我的成長過程,我突然發現我老婆叫我“爛人”是不無道理的,只是讓我一直很生氣的是她未必了解我的過去卻亂給我封號,我8歲入學14歲被開除,其間小學二年級時留過半年的級。六歲的時候在包谷地里脫過表妹的褲子,被老爸當場抓獲,打得我的屁股皮開肉爛。從此我就在那個小村莊里一舉成名了,然而最讓我郁悶的是再也沒有女孩子和我玩家家,想和我玩的他們的父母都不敢讓她們和我一起玩,這讓我幼小的心靈深深地償到了“名人”的孤獨。春來花開轉眼我就14歲了,都說女怕單男怕雙,14歲是我人生的轉折點。


  那天早上正上數學課,我的同桌李小花問我馬雀的“雀”字怎么寫?我想了半天沒想起來,最后突然來了靈感,我脫了褲子露出小雞雞,我說:“小花你看,就這樣了,你照著寫吧,不會寫就照著畫一個”。李小花看了一眼我的小雞雞然后象發春的母狐貍一樣大叫了一聲“哇”!從座位上彈起來沖到講臺上躲藏在那位在發恒中學有“美女師長”之稱的楊老師楊老師的后面。我還沒來得及提上褲子,楊老師已經沖到我面前了。據我后來推算楊老師是肯定練過氣功的,她一把抓住我的后領將毛重32公斤的我,從后排的座位上拎到了講臺上。我看見楊欲環的胸部氣得上上下下地起伏著:“好你個段強,我上課你卻在下面拿小雞雞玩,你給我站好了,不許拉上褲子,就這樣給我站著別動”。兩節課過去了,下課時楊老師說:“其他同學下課,段強你繼續給我站好了別動!逼渌瑢W都出去玩了,楊老師關上教室的門然后坐在最前排批作業,我起先不敢抬頭,可站久了感到尿急得很小雞雞就脹了起來,我偷偷地抬起頭來看見楊老師也時不時偷偷看我的下身。我發現她臉紅紅的,這個鏡頭過去很多年后的今天讓我回想起來還有點興奮。我說:“楊老師我尿急了,我要尿尿”。楊老師抬頭瞅了我一眼:


  “好,給你五分鐘時間,五分鐘不回到教室你試試看你——”我提上褲子沖出教室向廁所跑去,門外邊站滿了學生都在看我,李小花和幾個女同學對著我喊:“放屁脫褲子,上課玩雞雞,呸呸呸,呸呸呸,段強段花癡,不要臉——”。我沖進廁所里己來不及小便入槽了,對著墻壁足足尿了五分鐘。墻壁上的白石灰一塊地塊地被我的尿沖了下來,我心中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回到教室,楊老師瞪著那雙大大的眼睛對我說:“段強,明天叫你家長來,現在你給我寫檢討”。第二天老爸跟著我到了學校里,聽完楊老師的講述,老爸跳起來將我按倒在桌子上象打牛一樣地打了一頓,打得連楊老師這叉叉也看不下去了,她過來拉住我老爸的手:“算了別打了,還是好好說吧,這樣會打出人命來的——”?粗鴹罾蠋熌秦埧蘩鲜蟮臉幼,我心里越發恨起她來,我想有機會我一定要報仇!


  所謂無巧不成書。那天放學后我去打豬草,在田溝里抓到了很多條又粗又長又肥的鱔魚,我本來想拿回去孝敬老爸下酒的,可在半路上感到背豬草的背有點隱隱地疼,才想起老爸才打過我呢,然后我又想起了楊老師紅紅的臉,我突然想,要是把這十幾條又大又粗的鱔魚偷偷放進楊老師的被窩里,那真是太刺激太好玩了。


  那天放學后,楊老師宿舍的窗子沒有關好。我趁著她在指揮同學們打掃衛生的空,悄悄溜進她的宿舍,打開她的被子。將那17條用黑塑料袋子裝好的鱔魚全倒進楊老師的被窩里,然后照她原來的樣子弄好。我爬出來剛走了幾歲正好碰上了因為沒看見我打掃衛生而到處找我的楊老師,她沖到我面前揪住我的耳朵:


  “好你個段強,浪人!人家都在打掃衛生你卻躲在這里偷懶——所有的垃圾都由你一個人去倒——”。我用手輕扶著她的手:“啊呀——!啊呀——!楊老師,輕點,疼啊——”。楊老師松了手對著我瘦小的屁股踢了一腳:“給我走快點,不去倒完那些垃圾你就別想回家吃飯了”。同學們都走了,當我一個人倒完那些垃圾的時候天快黑了。我不敢回家,回去是免不了挨老爸的鞭子的,我到表哥家吃了碗冷飯。吃完飯我叫上表哥和幾個他們村子里的我的同學,我對他們說今晚將有大事發生,起先表哥不相信我。當我和他講述了我干的“好事”他突然來了興趣,還叫上了他的幾個要好的同伴。我們躲藏在學校操場的小樹后面,等待那精彩一刻的到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有幾個等不了的同學走了。表哥惡狠狠地對我說:


  “你要是騙我,我弄死你”。我說:“我用人頭擔!眲傉f完。突然傳來了楊欲環響徹云霄的驚叫聲“啊——啊——啊——!”。


  “咣”地一聲,楊老師赤身裸體地從她的宿舍里沖了出來,接著又是咣地一聲一個赤身裸體的男人跟在楊老師后面沖了出來,表哥大吼一聲“走!上去看看”。


  我們跑到面前看清了那個男人,是我們學校的張校長。楊老師踹在墻角“唔唔” 地哭,嘴里不停地說:“蛇,好多蛇啊——”張校長去拉楊老師回去,楊老師不肯走。我走到楊老師面前:“!楊老師,你怎么也脫光光了?哈哈——這樣子真好看——”。楊老師縮作一團,背對著我們不再說話。張校長卻跳起來用他的光腳板來踢我:“看什么看?還不快回去睡覺——”。我看見張校長胯下的小雞雞上掛著一個透明的小塑料袋,里面綴著一小團白色的東西,在月光下晃蕩著,反復像一顆重見光明的寶石發出耀眼的光芒。多年以后,我的惡行得到了報應,我在部隊服役的時候被楊老師破了童子功。再后來我才明白多年前掛在張校長小雞雞上的那個小塑料袋其實叫“安全套”。這是后話了。


  張校長揀起一根木棒逢人就打,我的背上挨了兩木棒,疼得我淚都流出來了,我實在是受不了啦,我只有跑路,我一跑表哥他們也跟著跑。我們跑回到表哥的家里回憶著剛才發生的那一幕,你一句我一句地議論著,激動得整個夜晚都不能入睡。


  第二天,發恒中學召開全校大會,張校長宣讀了我的十條死罪。他說要是在四人幫橫行的年代可以殺我的頭了。什么非禮女老師、女同學;上課不專心聽講玩小雞雞;偷看女生上廁所;偷吃老師的剩飯剩菜;聚眾斗毆;抽煙喝酒;搖寶賭博;收保護費、買路錢;偷雞摸狗無惡不作等等。


  最后張校長總結說我還是個可造之材,因為還有一樣我沒有干那就是殺人放火。但基于發恒中學的水品有限沒辦法將我教肓成才了,因此將我交還給我的父母,讓我的父母自己來教我。也就是開除我的學籍。轉學、輟學讓我自便。聽完這個宣布老媽哭成了個淚人,老爸跳起來一腳將我放倒,然后揪住我的頭發往家里拖,走一步踢一腳:“你這個不爭氣的雜種,老子我打死你”。關于雜種的事,我也常常想,老爸連家里的那條耕牛都舍不得用力地打,卻常常下死手地打我,我懷疑我是不是他的親生骨肉?這件事一直困擾著我直到死去的那天,我都不會明白不想明白了。


  后來我聽說在我被開除學籍的4小時之前,楊老師因驚嚇和羞愧等原因背著一個小背包離開了發恒中學。還聽說張校長跪下來求她都沒有把她留住,而張校長的老婆卻手提一把殺豬刀送了她很長一段路。


  【完】